再會了,Lisa et Gaspard

  是誰?是誰!?偷了我放在機車前置物箱的零錢包?那是我新買的Lisa et Gaspard零錢包耶!早知道今天就開車去上班,就不會忘了把它拿下車!
  不過,伸出髒手拿錢包的人大概是看中裡面的錢,裡面還有一、兩百元,和一個重要的東西啊。。。那個死賊子,真是討厭討厭啊!
  話說回來,我自己也真是粗心,為什麼要把零錢包遺忘在置物箱裡嘛。。。叫人想不犯罪也難。。。話再說回來,學校裡的治安也太不穩當了點吧,或者應該說,那個死賊子真的沒有道德感?
  啊啊啊!反正都是自己笨啦!!還我錢包來啊!世態炎涼,一、兩百元也多少可以買點東西耶!不要亂拿別人東西嘛,討厭的小偷!
  好吧!最好是你有急用,比如說要還高利貸!哼哼哼!!!
  再會了,我的Lisa et Gaspard!
廣告

呷賽的官員

  真搞不懂我的工作環境是國民小學還是才藝小學,為什麼市政府一天到晚在辦才藝活動,什麼舞蹈音樂繪畫比賽,名堂真的很多,甚至還來文要學校在週末時間舉辦社區才藝表演也就是,學校要訓練小朋友表演才藝給社區看,增進學校與鄰里的情感和小朋友發揮才藝的空間,所以這場秀叫「師生秀才藝,幸福鄰里loveshow」,還規定必須在星期六或日表演,不可在一~五(真過份)。我搞不懂,師生得在星期六到學校「出勤」,這樣子是幸福到誰?去年更好笑,表演主題叫「師生秀才藝,假日逍遙遊」。真是有夠瞎,請市政府官員告訴我們這些小老師,到底誰會在假日得上班時感到逍遙?
  現在的小學教育其實是很多元的,有各種70年代的我們所沒見過的課程,真的很多采多姿,也頗有適性發展之意義(但還是有些課程令人匪夷所思,搞不懂其存在之實質意義)。可是,到底國小是在教基礎學科,還是在發展舞蹈歌唱彈琴吹笛?我認為,後者雖不可或缺,但總不能喧賓奪主,搞得變成學生減少讀書時間,反以練習才藝為主吧?現在許多學校都有「校園才藝秀」這類的節目,像我們學校是舉辦為期4週的才藝秀活動,每個星期三接受小朋友報名演出,這個主意很不錯,讓平時一些課業成績較低,但舞藝精湛或歌聲動人的小朋友有機會展現他們另一面的優點,也增加自己的信心。但是,我還是覺得,教育局把才藝秀這種活動搞到要叫師生在星期六特別「加班演出」,真的有點太過頭了。過與不及,都非常態。從前是幾乎不鼓勵發展才藝,現在則是加強過頭了。
  國小學生固然有發展才藝的權利(放眼望去,現在沒有學才藝的小學生,實在也不多,每個班都幾乎有一半的孩子在補鋼琴、小提琴、心算、舞蹈、跆拳道等),甚至也有人已經開始在學第二外語(日語),但基本上,他們最重要的事,不是專注在這些事情上,而是學好課業;可以不學精,但不能不學好,也就是,至少要了解自己在學什麼,要學什麼,必須得學會什麼。否則,如何銜接未來的課程?如何適應社會快速的變化?
  另外讓我很不爽的是,教育局真的很過份,每次都叫人星期六日加班出勤或帶隊參賽,但都只給「課務自理」的補假。課務自理?我們為什麼要在假日上完班後,還自己花錢請代課來補假?那不是教育局應該補貼給我們的福利嗎?把我們當外勞在剝削嗎?教育局一天到晚哭窮,但卻常舉辦什麼「出國教育參訪」的心得分享座談會。與其有經費出國參訪然後回國講一堆無關緊要的心得(講完了也沒看你們著手去效法過),還不如把錢拿來補貼最基層卻最重要的幼稚園和國中小教育,該給學校的就給,該補貼師生的就補給人家,不要老是什麼活動都要推到國小來(連Toyota的交通安全繪畫比賽也丟過來),卻又不給資助。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這些官員大概屁股和腦袋的位置錯亂。套句宅女小紅的話,去呷賽!

虎頭蛇尾

  今天是星期一,也就是所謂的「星期一症候群」發作的期間。
  今天因為調課的關係,第一堂課是6-3,是秩序、反應都蠻不錯的一班,上完這班後,我整個心情大好,覺得今天有個好的開始了,非常令我雀躍而期待接下來的課程,所以對於星期一症候群,我算是免疫了一次。
  6-3 算是蠻懂事的班,雖然每個班總會有幾個難搞或蠻橫的頭頭,但這班在五年級導師駱麗雲的循循善誘下,養成了良好的風氣,無論下課玩得多瘋,上課總會準時且安靜集合,即使到了六年級換成黃玉真老師,也沒有變質,且在玉真老師的帶領下,似乎還更成熟懂事了,那些之前比較不懂事的學生,也比較懂得自制了;同樣也有這種特質的,是6-5曾健元老師的班,這班也很妙,上課不用排隊集合,是自行前往英語教室的,但幾乎不會有人遲到,即使遲到,也只是幾秒之差,真的是很令人喜歡的一班。
  所以,在上完6-3後,我真的很開心,因為他們實在是很捧場,一個簡單的英文小遊戲,他們也會很滿足,而且可能因為他們一早心情正好(還沒有太多煩人的功課),所以整場上課氣氛都很high很happy。我當時的確是抱著期待的心情,準備這樣快樂的過一天,上每一堂課的。
  接下來的幾班,也沒有很大的問題,問題就在於,最後一堂的四年級。
  這一班的課在星期一最後一節和星期三的第二節;星期三時沒啥沒問題,但星期一就常狀況百出。因為來上課前剛好是掃地時間,又是一天的最後一堂,所以常常很多人遲到,收書包啊、抄聯絡簿啊、當值日生啊有的沒的,各種理由都有,但不會遲到的就是不會遲到,真是令人又愛又恨的一班。
  我的心情就全敗在這最後一堂課了。老師我今天很高興地拿出筆電接上單槍,想用資訊融入教學的方式,讓學生們有一種新鮮感,想不到,上沒多久,這種fu全都沒了。一下是有小朋友偷寫回家作業被告狀,再不就是有人的屁股被戮(驚!)、再不就是抄個英文功課在聯絡簿上抄了五分鐘還沒抄完(我想他可能抄到民國100年的份了),所有的狀況,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卻一直在干擾全的上課氣氛和秩序,到最後我也受不了啦,只好叫出trouble的這些學生都到走廊罰站,想不到,他們反而引以為樂,就在灑滿午后陽光的走廊閒話起家常來了,啊不然現在是怎麼回事!!??
  所以,我上不下去了啦!這種情況一直在大部分學生很認真、大聲地重複朗讀單字中發生,不斷地挑戰我的耐心和愛心,也不停地中止合群而認真的學習氣氛,真的很很很討厭!最後,我只好為這幾位trouble makers做「特別諮商」,其他學生則拿出作業來寫,整個教學流程宣告中斷,我也沒心情再上下去了。這些搗蛋頭頭令我感到非常的挫敗。  
  不知道這樣的表現是不是很不專業,或者老師也有平復心情、也讓學生冷靜的權利。當時的我只覺得,我不要再這樣硬撐下去,還「厚著臉皮」繼續叫小朋友「repeat after me」(到底是誰厚皮了啊啊啊!),否則,也許課上完了,但其實卻變相地姑息了這些問題,很快地,就會造成更新的問題,光是想到這點,我就頭痛。而且,如果當時就這樣硬把課上完,我可能會人格分裂吧!明明心裡就不爽了,卻還硬要裝笑臉上完一堂課,這樣好嗎?我覺得,跟這些trouble makers同班的人真倒楣,因為他們一天到晚都在聽人家被罵,都聽不到太多美麗的語言。
  哎,也許也是自己班經的問題吧!昨天才跟豬鴨狗聊完一些班經tips,結果今天自己就碰釘子,真糗!總之,這真是名符其實,虎頭蛇尾的一天啊!

怠惰

  最近對行政業務似乎顯得意興闌珊,看著桌上一捲一捲的活動訊息宣傳海報,才想到,是呀,好久沒更新玄關的佈告欄,張貼新海報了呢!(等會兒下樓時順便拿去張貼好了)
  不只如此,我也開始不太想在下班後再跑到大辦公室辦公,除非逼不得已,事態緊急(比如說,明天要發的資料還沒印),否則現在下課後,我都先待在教室整理一下環境,看看明天的課程,準備得差不多了,就想回家了。好像真的變得懶懶的耶,居然開始覺得,當純科任教24堂課似乎也沒關係了,反正只要專心在教學上,不用再去理會很多行政的雜事,好像也不錯。回想第一年一週24堂課的感覺,其實是蠻累的,等於是從早上第一堂上到下午放學最後一堂,講到喉嚨都累了乾了,回家後似乎也沒有元氣再多說什麼。現在兼任行政變成一週18堂,少了6堂,好像變很輕鬆的感覺,但其實上天是很公平的,有一得必有一失,這6堂當然是要拿來做事的,後來就發現,6堂還常常不夠用,放學後加班也不稀奇。每完成一項行政業務時,我就會大略算一下佔用的時間,統計後發現,其實打文件或編資料最花時間,一張看來沒什麼的活動報名表或通知單或有的沒有的表格,可能就要花去一堂課的時間,偏偏這種東西又隨便不得,總是要想些好的文句,弄出整齊的格式,才能吸引人報名或閱讀吧!
  而且,很不符合"人工學"的是,辦公室沒有影印機,也沒有彩色列印(唯一的彩雷壞了壞了壞了!怒!),所以每當要影印或彩印時,就要跑到樓上,實在也不太符合時間效益,於是工作效率就又降低。哎哎,講這麼多,好像都在怪設備,看來我是該好好反省一下了,哈哈!
  好吧,這篇文章的重點是怠惰,也就是我自己的問題,所以,抱怨完了。嗯,今日事,明日畢,今天且讓我尋回原動力,明日就會更努力!(找理由怠惰,哈哈,好啦,我明天會完成一些業務的。–>對自己心理安慰&囉嗦ing,是個怪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