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無感覺"

我很抱歉傷了你。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也許是因為我們倆都被責罵了,所以沒有一方的心理是好受的,講起話來容易不自覺地帶有情緒;聽起話來也自然帶有敵意。
 
我想,我離說話的藝術真的還很遙遠吧!最近也常覺得是否有時對學生講話太過直接,有時事後回想,還真擔心會傷了他們的心。但回頭再想,某些學生真的很白目,非得我直接表達對他的不滿和失望,他才肯做好,哎!
 
如何和學生講話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我的重點是,我知道,我真的傷了你了,我很抱歉,非常抱歉,只希望你能看到我的難過,接受我無言的歉意。
 
你說,我因為常常在垃圾車走後才回到家,以致幾乎都是你在負責倒境圾,所以我沒有資格指責你今天的疏失。總之,我為我的語氣道歉中,你也辛苦了,常讓你獨自在那段短短的音樂聲中異常忙碌,對不起。但是,我也不喜歡不能準時下班啊!就算是我工作效率不佳或對還不上手吧,我也不喜歡常常加班啊!每到了傍晚六點天都黑了卻只剩我一人在辦公室的時候(有時還有辛苦的洪主任),我心裡多的是怨嘆再怨嘆(另外一點較少的是認份和知足)。也許上夜光班是有錢賺,但如果是你,你願意一整年為了幾百元留到那麼晚而不是偶爾嗎?難得能早點回家的日子,我也盡量為家事盡一份微薄的心力。其實想一想,這畢竟是我們的家,互相遷就或許難免,或許為難,或許厭煩,更或許令你感到不自由…但你再怎麼不喜歡它,這不還是我們的家嗎?這不也是一個家的常態嗎?既然不得已(?)得同住一個屋簷下,我們又怎能求完全的自由與尊重呢?誰下了班不想輕輕鬆鬆、泡杯咖啡、吃大雞排、看電影、什麼都不管地小憩一下?但是我們怎能獨佔這樣的悠閒,把下班後仍不停機的大小家務,丟給別人(不管是誰),以別人的不滿和忍耐換取有罪惡感的自由?也許是我老了,也許是我世俗化了,也許是我弱了,我現在真的不想這樣做。
 
總之,我要說的是,我真的真的很抱歉。以上的話,算是我寫給自己的話,不是給你看的大道理。畢竟我也和你一樣有諸多對家事不滿的情緒和疑惑,但我最後用以上的想法,轉化了心裡的不情願。
 
你今天的暴怒令我很訝異,也很擔心那是某種癥兆的預告,你了解我擔心什麼吧!也許你是壓抑了很久,但如果經常有如此表現,真的不是好現象。如果你有疑慮,我很樂意提供協助,但願你不再誤會我的好意,畢竟你也是我唯一的--妹妹。
廣告

堅強

你難過我也難過,
你想哭我也想哭。
其實根本沒有什麼好爭吵的,
但是你就是想吵。
 
該堅強了,我們。
 
 
(吵完的心得是:你的丹田真有力,我沒有那個聲音來回應)

Thank you,江老師

  首先,要謝謝江老師幫我解決懸在心頭上的謎,我終於把學生保險人數算出來了。多虧了江老師的轉出入名單和詳細的解說,在兩人努力的推敲演算後,終於算出正確的保險人數,我可以向惠足姐&羅主任交代了!
 
  在很開心地算完保險人數後,我飛奔回辦公室,驚見除了替代役一人,大家都早已下班了!連平常也認真加班的主任也下班了,這時,離放學時間已過了整整50分鐘。
我走入辦公室,替代役問道:妳今天要留嗎?
我:沒有,我很早就想走了。
替代役:好,那我要關窗囉!
(動作迅速關完窗)
替代役:先走囉,bye bye。
我:嗯,bye bye。
(我也迅速消失)
重點來了,接下來要小聲地說……噓…..
其實我剛剛想回答的是:
 
沒有,我很早就他X的想走了~~~
 
哦耶!!開心再加一枚。今天(98/11/6)是我這學期開學以來,能用五隻手指頭數出在下午五點前放學的其中一次呢!
 
(順便幫介麟老師–本校最有愛心的大帥哥--宣傳一下他的部落格,大家可以去看看哦!
他最近報名高雄捷運的部落格比賽,可以去看看照片捧場一下哦!
http://www.krtco.com.tw/blog/Album.aspx?AlbumID=103
 
 

人心隔肚皮的鳥事

  呿呿呿!我明明就把妳們班小朋友的清寒正本交給承辦處室了,請問妳是哪隻眼睛看到我壓在桌上沒交了?
  真是人心隔肚皮,明明早上才在辦公室和我及另一位承辦人員說大家都很辛苦,今天的問題也不是誰的錯,結果下午和校長開個會就變成我的錯了?
  你們班小朋友來不及被列為清寒補助又不是我的問題,身為導師難道妳不知道應該把正本交到哪個處室?行政人員在晨會報告妳有沒有在聽啊?自己交錯地方還怪我?
  幸好今天校長心生慈悲饒我一條小命,不然我就跟妳沒完沒了!
  什麼鳥事……明年誰還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