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系列-究竟氣啥

  我真的很不喜歡很不喜歡妳這樣無故的責罵。要罵人也要有好理由,也要先明事理,總不能什麼都不管,就二話不說地開罵吧。

  水瓶座的我在無辜受罵時,習慣要問清緣由,所以妳會覺得我在頂嘴。這樣的"壞習慣"不是一天兩天(如果說據理力爭辯清事實是壞習慣的話),妳應該也了解我的個性了。總不能都要大家配合妳,總不可能每件事都只有你是絕對的對,別人都是絕對的錯。為什麼我要無故被罵?我也不是三兩歲的孩子了,不想再承受莫名的罪狀,只想搞清楚,到底妳不爽我哪裡。

  反正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我們"孩子們"應該都要習慣嗎?我不知道到底有沒有那種被罵到習慣,還能甘之如貽的人,但至少妳的孩子都不是那種人,所以我真的希望,妳不要老是拿奇怪的罪狀來開罵。好歹我和妹都是成熟的個體了,妳越這樣莫名生氣,只會越讓我們不爽。我說真的。雖然可能妳明天心情又變好了,但對孩子們而言,這種傷害造成的恐懼是不會消失的。暗藏的不悅只會加深彼此的距離。

  妳不管我們下課後去哪、做了什麼,只管我們十點還沒回家,太晚了,就罵罵罵,罵到連家裡清掃的事一起罵,怎麼可以這樣呢?我們是做了什麼壞事,非得要時刻在妳眼下不可,要這樣才算"乖"嗎?怎麼可以罵人沒重點,什麼新愁舊恨都捲在一起了呢?怎麼可以根本不管孩子們到底什麼原因比較晚回家,就直接發怒呢?到底為什麼我們要受這種無名的氣?

  我只能說,我不覺得我非得在下課後立刻飛車回家不可,我可以自由掌控我的時間和行蹤,但我絕不會去做壞事,也不會不告知晚歸,在這方面的我的個性,妳不能說不了解吧?以九點下課十點到家,對我而言,不算晚,更何況我已在路上。

  我真的真的真的,百萬個真的,不知道妳到底氣什麼,也許是覺得連續兩天都是妳溜狗很麻煩嗎,但是無論如何,以妳理性又明理的社交個性來看,怎麼妳對家人就特別不明理呢?總不能妳心情好,我們大家都有好日子過;妳今天不爽,大家就吃不完兜著走吧。又不是在坐雲霄飛車。 總之一句,妳不爽大家就會不爽,妳生氣大家也跟著不順利,因為那時沒人趕放手去做自己想做或該做的事。

  妳這樣只會讓我更不想說實話,不敢告訴妳我究竟去了哪裡做了什麼,其實我和妹是去看了一下衣服,只花了半小時,因為她要去面試,想找件襯衫。這其實沒什麼,又不是做壞事。但是我卻不敢說,真的不敢,而不是不想。沒辦法,是妳逼我的。

  於是,我只好再找個其他理由(實際做過但不花那麼多時間的另一件事),妳會認同的那種。原諒我。

 

  

A Memo on My Heart

All that I’m missing:
 
1. Days at college (whether relaxing or busy doing paperwork)
 
2. Hours spent in the library (reading and in the lethargy)
 
3. Hours spent with you walking around your campus and my city
 
4. Hours spent with my good friends doing things around (paperwork, chatting, enjoying yummy food)
 
 
All that makes the moments sentimental to me:
1. A good movie or story particularly reminding me of you
 
2. A good movie that inspires me something new in the relationship
 
3. An event that teaches me something new in my life at work
 
4. A lovely student who shows his/ her enthusiasm or good intention to me or the subject I teach
 
The last movie which moved me and made me laugh:
Just Married 新婚告急– a story about a young couple loveing each other bravely, fighting against the temptation firmly, tolerating each other’s disadvantages, and trying to accept or change them. 
What this movie teaches me:
1. Go for your love without hesitation.
 
2. Put quality before quantity (rather go without than have something shoddy).
 
3. Do understand what characters your want for yourself in the rest of your life.
 
4. Don’t put yourself together with a fat head unless you are very sure you want to be like him/ her.
 
 

掀桌的衝動

  今天又對學生生發脾氣,那一刻,真有點想掀桌子的衝動。只是有點啦,雖然我從來沒掀過。
 
  細細想了想,發現,最容易讓我生氣的學生特質,是擺臉色給我看的那種。就像在同儕相處中,我對擺臉色的人的討厭程度高過於心直口快的人。心直口快的人說出的話也許傷人,擺臉色的人更容易激起我心中的怒火和厭惡感。
 
  我一直不知道那名學生今天為什麼擺臉色。他其實已進步很多,可說是陽光男孩,但今天不曉得吃錯什麼藥,居然生了悶氣,擺個大臭臉,態度很差。我想不通到我這個老師到底哪裡惹到他,我又沒找他麻煩,真奇怪了。後來受不了,直接找他問話,他老大態度也很直爽,反正他就是不高興啦。
 
  下課後,留這組的學生下來談談,這時氣氛反而比較輕鬆。其實我真的要找的是他,組員也都知道。男生就是有這個好處,大家阿莎力一點,談個話,開個玩笑,整個情況就好多了。
 
  我說:"大哥,你今天是怎麼了?心情不好可以說啊,悶著會內傷哦!"
 
  整組都笑了,陽光男孩也笑了,不過還是憋著笑,他真的很ㄍㄧㄥ。
 
  簡短的談話,男孩們心情似乎好多了,離開前也一如以往,開朗地say goodbye,頓時令我心情雀躍了不少。
 
  死小孩,就愛整我。

現世報

突然想到,今天該不會是現世報吧。我在學校罵了學生,所以回家被媽媽罵。
 
哎呀,好恐怖。人果然不能做壞事。報應是來得很快的。
 
(我會不會想太多了 XD。我又不是對學生遷怒,我沒有,真的沒有哦~~神明哪,您們要看清楚哦~~)

火山

  才剛說今天心情好,沒想到話說完沒一小時,就變天了。
 
  我最敬重的母親大人,您是怎麼了?我覺得,你像一座不定時爆發的火山,總是沒來由地突然噴發,那炙熱滾燙的泥漿,總濺得人渾身難受卻又甩不掉。
 
  我想,你是受了公司裡誰的氣吧。辛苦您了。職場的辛酸,你冷眼看待;對於份內事,則是努力盡心,然而業績這種東西,總不能盡如人意,就像教書一樣,三百個學生裡,大約只有三十個是儒子可教也,而只有十三個是曖曖內含光的。業績不可能每個月都輝煌,所以經理要催,主任要逼,而基層人員只能應付再應付,累到無力也不能說氣話。
 
  我做著這樣的假設,強迫自己接受你今天下班後無來由的怒氣,希望能忍受你以雞毛蒜皮的小事對我和妹妹的斥責。但是,我沒有成功。面對你近乎無理的責罵,我還是禁不住回嘴。對不起,對不起。水瓶座的我,也許太據理力爭,總要求凡事要有個正確的理由。對不起,對不起。我是應該要忍下您的斥責,也許那會讓您舒服一點,至少發洩那神秘的怒氣。
 
  對不起,對不起。
 
  晚餐前,我把車子開來擦了又擦,還上了蠟,就只為了平反你對我的誤會。車子我開了近兩星期,我真的有努力保持它的乾淨,而你卻不相信,你居然一點都感覺不到,這讓我很受傷。我做事情真有那麼草率?
 
  晚餐時間,你忙著處理公事,我和妹妹各踞餐桌一腳,看著你走進走出,卻始終沒敢看你一眼。桌面上的和平寧靜,和桌面下的波濤洶湧,成了極大的對比。大家暗藏心事,誰都沒出聲,然而對於你造成的氣氛緊繃,卻都心知肚明。這真是一個很假的祥和。假象像一把刀,隱隱刺著這個騙局裡的每個角色的心,這齣戲還真難演。水瓶座一向喜歡和平,卻又願意為和平而爭執,當下的我,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辦。這真的是個很矛盾的世界。
 
  而你無由的憤怒,和你常說的「有話好說」,也是很矛盾的對照。我們是家人,是要有話好說呢,或是要打開天窗說亮話呢(但這通常導致火山再度爆發,而大家都有一座火山)?
 
  這個世界充滿了矛盾和假象,而我居然不知道怎麼去處理你的火山,是該任其奔流,或做適當的防堵?

有色無膽

我還真是呆子,你又不上網,怎可能看到我寫的文章。
我也真是小卒仔,明明心裡如是想,卻無法直接對你說。
 
哈哈,又呆又沒膽,就是我啦。
 
也罷,今天心情好,自娛娛人,每天有笑容,有益身心。

在這個路口就好

  我想我是不應該這麼說的,但是我真的覺得我和你到這裡就好。
 
  雖然嘴上說大家可以慢慢認識,但是大姊的話一語驚醒夢中人,是啊,如果我總是拒絕你的邀約,那又何來的慢慢認識?所以,我承認,我沒有想要進一步的發展。我和你,認識到這裡就好。
 
  我不知道要怎麼去澄清,總覺得說話是很難的一門藝術,尤其在拒絕時。你一定會懷疑怎麼每次你打來,我都不在家,或者都在整理房間。不過,這是事實,我沒有捏造。
 
  只是,簡訊的事,你想不通是正常的,因為不可能沒收到。
 
  我站在剛和你認識的路口,沒想到要往前往左或往右,只是想要站在這裡,沒想到繼續前行。這樣,你能懂嗎?可以不經我口,就了解嗎?
 
  Sorry may not mean anything between you and me because I don’t think we have any closer relationship requiring "sorry."  But maybe it is necessary to some degree.  我不知道究竟需不需要說,但是希望你能懂,一開始我說的「大家都是朋友」,有它明確清楚的意義。謝謝你。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