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白的呢喃

  如果能在繁忙的生活中,甜蜜地想念一個人,應該是一種幸福。

  如果能在想念一個人時,也得到同樣的回應,應該是一種幸福。

  如果想念的回應變成了空虛;如果空虛漸漸變成一種突如而來的習慣,我滿腔的鬱悶啊,何去何從?

  並不是一定要有誰作我的伴,只是曾經愛過的那段遺憾,已經慢慢,侵蝕我對你長久的信賴,也風化我對世界的期待。

  我的靈魂清醒而澄澈,還保有自持、自尊的聖潔;

  我的心情混亂而不堪,希冀在紛紜之間,找回一絲平衡之光。